首页 人凄的圈套 下章
第三章是包扎还是SM
 2010年6月12

 第二天一早醒来,胳膊往旁边一伸,没有摸到子。推开房门,子正在准备早餐。

 “睡醒了啊,老公。先去洗练吧,这是给你准备的早餐,我和沈言吃过了,我一会带他去电视台看看 ”

 “哦,麻烦你了,老婆,来亲个”,说着我抱着阿妗就要亲热一下,眼角却看到卫生间伸出个脑袋, 慌忙停下来“我先去换身衣服,一会不用管我了,饭我自己热下好了”

 中午,阿妗给我打了个电话“沈言…被录取啦!高兴吧!对…对了…中午我和沈言不回去了 ,我带着沈言在…电台食堂吃饭…给他介绍下电台的人…好了,不用想我!晚上就回去…行,争 取早点回去”

 唉,沈言终于算了有了像样的工作,想到以后又能在经常在一起了,心里真的很高兴。随便做了点午 饭,吃完饭却也没有想睡午觉的意思,昨天喝的不少,晚上睡的很是踏实。

 放下电话突然看到依旧开着的电脑,坏了!昨天忘记关机了!想起昨晚我拉起阿妗就睡觉了,却没有 关机,摄像头的电源和电脑是并在一个座上的,这一个晚上,电脑里怕是要录了不少没用的录像吧。

 说着我坐在电脑前,找到隐藏的录像文件目录,想起安装后还没有看实际效果,正好可以看看夜里的 效果如何,想着就打开了录像文件。屏幕是一片黑黑的,晚上关了灯,仅仅是窗外的那点光亮起不到任何 作用。

 随手把旁边的音响打开,听着声音,却也静悄悄的没有动静,很没有意思。

 随手快进拖动了几下,屏幕依然还是黑黑的,不过突然有了点声音,好像是阿妗的声音,仔细看去却 发现上少了一个人。

 我把录像倒回去,02:13:23,看到一个黑影从上趴了起来…慢慢向门的方向走去,打开 门,走了出去。应该是子阿妗起来去厕所吧,我这样想着。

 不过当我拖动到了02:36:12,依然没有看到子回来,心中一阵诧异,再快进,直到3点半 才看到子闪进卧室,这期间整整一个小时到底在做什么。

 待我还在想的时候却听到录像里一阵“吱…咔嗒”的关门声音!我家所有房间的门,只有一扇门, 由于经常不用,却从不上油的。就是沈言在的那间客房!

 心里一阵慌乱,赶紧把时间调整到2点13分,从子阿妗上厕所开始仔细听着,在2点20分的时 候却听到客房的声音响了,却有个沉重的脚步声慢慢靠近,沈言晃晃悠悠的却直接走进了我开着门的卧室 ,看到上只有我一个,就转身出去了,走了两步之后却再也听不到脚步声音,难道他也进了洗手间!

 我赶紧调大电脑的声音“咣当…”却听到一个东西落地的声音,在夜里这声音很大,却没有将我 吵醒。瞬间屋里静静的听不到任何声音,可能发现我没有醒来的缘故吧,慢慢就听到阿妗模糊的说话声。

 “你…的…不…等下…”,声音很模糊,我现在却后悔为什么不在卫生间也安装摄像头。之 后却听到点杂声,这声音很有节奏的响了好久,直到2点30分却依旧响着。这声音有点像水花声,却又 似乎参杂着摩擦声。

 我的心骤然停止了跳动,脑子里跳出一个想也不敢想的念头。

 突然,这声音停下来了,却听到有人走出洗手间,伴随着是急促的气。接着看到一丝灯光,客厅的 灯亮了,却听到阿妗轻声说着:“不要…”,接着灯就又关掉了,接着却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他们去了哪里!不会是侧卧,既然在卫生间可以听到些许声音,那么仅仅隔着一面墙的侧卧也是可以 录下点声音的。

 好久,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突然,听到阿妗在客厅一声哀叫“不要了…”,接着不知道碰到了 什么“碰!哗啦啦”仿佛玻璃摔碎时的声音,接着,客厅再次安静下来。

 不一会,阿妗就回房来安静的躺在我身边,接着沈言关门了…无打采的躺倒上,那种恐怕是个 成年人都可以清楚分辨出的声音不断在我脑子里回

 结婚时,我曾经暗暗发过誓,我会让阿妗幸福的,无论到什么时候我只爱她一个。

 现在我却了,一个是我曾经的哥们,一个是我深爱的老婆,怎么想都不可能啊,尤其还是刚刚见面 的两人。难道之前他们认识么,阿妗却从来没有和我说过,毕竟房之时阿妗却依旧是‮女处‬,如果他们上 大学认识的话,恐怕不会等到现在了,那么究竟为什么呢。

 思虑好久,决定先隐瞒下去,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必须先知道昨晚的事实真相,爱的第一纪律就是 信任,在没有亲眼看到或者她亲口告诉我之前,我…还是要信任阿妗的。

 翻来覆去好半天,从上迅速翻起身,坐到电脑前,联系到帮我安装摄像头的哥们。

 “你好,我是天问…行,还好用吧,能再帮我装两个摄像头么…对…在客厅…还有客房吧… …好的,明天见!”打完电话却有点后悔,没有经过阿妗同意就安装了摄像头,真的不太好。算了走一步 算一步吧,如果确实没有什么事情,那么我就再偷偷拆下来好了。

 开车去电脑商场转了转,收购了台二手电脑,换上超大硬盘看,有了这件事,恐怕摄像头有必要全天 开启了。

 回到家,把电脑放到偏卧,等阿妗回家告诉她我把单位的电脑搬回来了。

 看下表,装完电脑就已经下午5点多了,想想没有什么事了。不过这番大动,恐怕已经不再是单纯为 了娱乐夫之间的生活了,更多的是为了挽回我那份已经处于边缘的信任。

 认真想想,昨天的事也没什么大问题。不就是阿妗上厕所的时间有点长了么,并且那段时间,沈言也 没有睡觉,或许两个人在聊天来着呢,你们说,我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呢?

 拿起手机拨通了阿妗的电话“阿、阿妗啊!你,你吃饭了么…”,我自己都能感觉声音有点颤抖 。

 “正吃着呢,你怎么了?不舒服么,怎么说话怪怪的”

 “没事,那…那个,沈言工作怎么样,待遇还行吧”

 “咯咯,还好啦,沈言的水平不赖啊,现在是在编人员了,好了不说了,沈言过来了,回去再说吧” 。

 “喂…喂!”听着电话里渐渐响起一个脚步声,阿妗还没有等我说话就挂了。

 虽然平时阿妗也不喜欢我在她工作时打电话,却没有像今天这样啊!搞不懂,反正现在心里也很, 出去走走吧。

 下了楼,溜达到中心广场,想起自己还没有吃晚饭,顺便到附近的快餐店要了份快餐。

 一边吃一边想,却始终没有头绪,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那点声音折磨的我吃 饭都没有了滋味。可在场的只有两个人…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恐怕他们两个人都不会告诉我吧!

 回到家打开房门,客厅的电视也打开着,却没有人看…“哥,你回来啦,吃饭了么?”听到开门的 声音,沈言从主卧走了出来,一副看到我很高兴的样子。我努力用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走过去拍打了两 下,想起录像里的声音,不知觉的,手里用了点力气。

 “啊…疼!”,还没等我说完,沈言却叫了声,矮下身去,用手扶着我拍的地方。

 “怎么了,怎么了!天问…你干嘛呢,沈言受伤了你还和他闹!”阿妗快步听到叫声,从里面走出 来,叉怒目瞪着我。

 “受伤?!”,我目瞪口呆开着生气的阿妗,难道是昨晚运动过度么!不过这话却是不敢说的。

 “没事的,天哥,其实…昨晚…”,沈言吐吐的嘟囔着。

 昨晚怎么了,呵呵,看来两人准备好说辞了。不过看着阿妗也地下了头,我真的有种不好的预感!

 “都不好意思和你说,你看客厅有什么变化么”,沈言脸有点筋,似乎真的很疼。

 这么一说我却才认真看了下客厅,平时天天看着,却没有发现有什么不一样。

 终于发现,放在洗手间左手镂空架子上少了一个薄瓷罐,那是生意伙伴刘老板送给我的,转过头去看 着沈言,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昨天晚上你们睡了,我憋醒了,想要上厕所,昨天喝的太多,晃晃悠悠的,撞到架子上了,把罐子 摔碎了,把嫂子吵醒了,看到我身上了不少血,就忙点找纱布帮我包扎了下,折腾了半夜,不过都是点 破皮的皮伤,没想打搅你,本来想早晨起来再告诉你的”说着沈言掉上衣,看到后背上有不少划痕和 包扎好的伤口,遍布了从肩膀一直到部。

 揭开一个包好的棉布,果然是真的受伤了…

 “早晨起来嫂子收拾了碎片,看你没发现,嫂子就没有告诉你,嫂子说你特别喜欢那个罐子,就想去 市场给你买个一样的,后来到古玩市场问了问,却都没有那样的罐子,你知道么,本来…”沈言的神 越说越带劲,却没有看出一点对不起的意思,就我对他的了解,他从来不知道什么叫不好意思,能让他 给我道歉已经不错了。

 “还好…应该…不是…”我伸手阻止了想要继续编下去的沈言,低声叹了口气。

 “你说什么?”

 “呵呵,没事…”,连忙掩饰到“电台给你安排住的地方了了么?”,下面赶紧给他找个住的地 方,是狼是狗都要轰出去才放心的。

 “正在给他安排职工公寓呢,正好有同事希望调换下公寓,估计明天下午就好了,今天还让他在客房 睡吧”,阿妗从卧室拿出一堆纱布之类,收拾到医药箱里,估计刚才我进来之前,阿妗就在给他包扎吧。

 天啊!刚才看沈言的伤口,最下面的那块包扎的伤口是在部,想起沈言昨天说他平时不穿内的… …难道…不过那样的位置,包扎伤口怎么也要了内才能包扎啊,刚才就在卧室!

 沈言了内让他嫂子给他包扎伤口!

 心里虽然反应烈,表面却不得表现一般的表情“当然了,还能让沈言回工人宿舍住么”

 “早点休息吧,明天上午我陪沈言去领工作制服,下午你开车去帮沈言搬行李”

 想起明天上午那哥们过来安装摄像头,就满口应着。

 躺倒上,想着沈言的话。包扎…包扎了半夜!包扎的声音是有节奏掺杂水花声的么,并且能够穿 透这么远并且被录下来!?难道昨晚是用皮带包扎的!

 到底是包扎还是SM!

 “咯咯!”没想到我翻来覆去的反常行为把阿妗逗乐了“你傻了啦!也想要点伤口啊,虽然话说看 着沈言的身上的伤口觉得蛮男人气的,不过我可不希望你受伤!”说着阿妗扑上,趴在我怀里。

 唉,还能说什么呢,能有这样好的老婆还有什么可抱怨的。昨天的事虽然依旧令我有点疑心,却不好 继续深究什么。但如果有人要伤害阿妗,我是坚决不同意!

 把被子盖在阿妗身上,用力搂着她,一夜无事。  m.cAOmXs.Com
上章 人凄的圈套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