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静静的世界 下章
第二章
 师母转怒为喜,向我白了一眼:"你那个东西现在还直得起来吗?先吃饭,吃完饭,让师娘我好好教教你。”听了这话我心里有一种感觉,就是如果我能立刻把它直起来的话,会让她吃惊。

 那样我的被她侮辱的男尊严至少能挽回那么一点点。丹田里热气开始升腾起来,我的脸上恶的笑容。师母像无辜的羔羊在摆弄碗筷的时候,我张开血盆大口把她扑倒在桌子上。

 “啊,”她果然显得很吃惊“急什么呀!""师母,刚才只是一个开始,你竟然当着它的面侮辱我,就让你的身体来向它赔罪吧。”

 当她看到我的又一次变得如此坚硬拔的时候,真的是又惊又喜,她抱住我,在我耳边轻声道:“师母知错了,来,把师母抱到上去惩罚吧”见她变得如此我还能怎么样呢,她用手握着,轻轻‮弄套‬着。

 这一次我顺着她的意思,随她摆弄。一边用手她的房和部,她发出低低的呻起来“让我仔细看看你的。”我说。师母笑了笑,她把我的手放到她的口“轻轻抚摸那个小核。”

 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大,我着她的核的时候,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呻声变得越来越强烈。变得十分润,手指在上来回滑动,师母的股剧烈地颤动着,她拨开我的手“被你逗坏了啊。”

 她扶住我的,跨开‮腿双‬,慢慢地把它送进她的。“嗯啊,好大啊。”我感觉下体进入了极乐世界一样,师母的小紧紧地附着,进去变得越来越困难。

 师母了一口冷气,她贪婪地想它更深的进去自己,充实带动了疼痛。我把她翻转在下面,按着她的‮腿双‬,努力地撑开。

 然后我开始轻轻地动起来,我知道这是关乎我尊严和地位的时刻,要是再不把她治服了,以后就麻烦大了。

 幸好丹田里的那股热成功地压抑着我的冲动,师母的呻变得更加急促疯狂,她的小里像是火炉一样热气腾腾,溅出来的沾满了大腿。“来了!要来了!”她喊着。

 “快一点,再快一点,”我的脑子里也开始朦胧起来,觉得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我开始加速动,没一下都很用力,师母的房剧烈地晃动着,灼热的织在一起。

 良夜骊宫奏管璜,八方烽火戏穹苍。可爱诸侯奔驰苦,为博褒妃笑一场。“上面说的是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他为什么要戏诸侯呢?因为他要让褒妃笑。

 且说褒妃是一个很不苟言笑的美女,周幽王问她:“卿为何不笑?‘她答曰:”妾生平不笑。

 ’她有一个爱好,喜欢听裂帛之声,幽王就让宫女整天在那里撕绸缎,褒妃虽然喜欢,依然不笑。

 周幽王觉得自己身为一国之君,要是连让心爱的女人笑一下都办不到,实在是很没有面子。各位客官,这里我要发表一下我的意见,我觉得吧,烽火戏诸侯这个主意,要想出来,太难拉。周幽王是不是昏君,我不知道。

 但是戏诸侯不是一件小事情,他为了让褒妃开心冒天下之大不韪,实在是难能可贵,他也许不是一个好君王,但至少是一个好男人。话说幽王他烽火戏诸侯之后,褒妃见诸侯忙来忙去,不觉抚掌大笑。

 真是佳人一笑,百媚俱生…"江湖凶险,但是世出人才,没想到我刚下山,就遇上了这么有趣的说书人。坐下要了酒菜,听这四十多岁,神采飞扬的说书人讲他理解中的爱情故事,倒也惬意。

 “幽王站在城墙之上,见西戎兵马个个张牙舞爪,将京城团团围住,忙命人点起烽火,但是这一次诸侯久久没有到来…"酒已喝尽,眼看悲剧就要发生,我还是起身离开吧。

 “客官留步!”正要离开,却被他留住。“怎么?”我问。“听了这么久,到了最精彩的地方,走了岂不可惜?”他笑道。

 “匈奴围城,诸侯又不来救,你的男主角这次翅难逃,这种悲剧还是不听才好。”虽然这么说,但是觉得也许会发生什么奇异的事,好奇心让我又坐回了位子上。

 “幽王眼看着城将破,国将亡,‘嗖"地一声,拔出了祖传的太阿宝剑,”“自刎?”我打断他“等等,女主角还没出现。幽王拔出了宝剑,正要自刎,褒妃从旁赶到,抱住他含泪道,‘负心人!要抛下我吗?’于是两人双双自尽。结局是这样的吧,无非赚人眼泪罢了。”

 “哈哈,”他向发笑的观众神秘地笑了笑,道:“幽王拔出了太阿宝剑,红光一闪,剑气凌人。

 城下的蛮人见了如此宝贝,个个恐惧,以为神物,于是不敢靠前。西戎主见士气低落,自己心里也对这宝剑产生了敬畏,于是下令班师,回他的戈壁去了。”我觉得像被愚弄了一样。

 但是更加愚弄我的是江湖人对于宝剑的痴,人们纷纷问太阿宝剑现在何处,说书人微笑不语,说声“下回分解”就钻进后面的房间里去了。

 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江湖会这么凶险,因为有这么多四肢发达的武林人士为着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砍砍杀杀,在他们眼里却是一种信仰,以为得到了,可以无敌于天下。

 但是话说回来,又有谁能摆得了呢?走出这个小镇,问清道路,走了大概一个时辰,天已经被乌云遮掩。眼看雷声滚滚,骤雨将至,幸好前面有一个破旧的屋子,就在那里过夜吧。

 躺在草堆上闭上眼睛,师母那人的身体立刻出现在我面前。秋苍山上的那一个月,是我至今罪难忘的日子,每一个角落里师母浅笑呻的样子,还是那么清晰。这种事不能想,一想我的又不自觉地坚硬起来。

 要不是师母执意让我下山杀了江南梅鹤为师父报仇,我又怎么会到这样的地方,受望的折磨呢?真是祸不单行,这么郁闷着的时候,天公作美下起了暴雨。偏偏这个破房子千疮百孔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了。

 只好缩在雨打不到的角落里了,正自感叹人生境遇之悲惨的时候,突然闯进来一个人,因为天色已黑看不清楚,那人也没看见我,看到有个躲雨的角落,就跑了过来。

 她看到我的时候吃了一惊,停下脚步,雨打在她身上,她的身体已经透。“放心,我也只是个避雨的,不是坏人。”看着她人的面孔,贴身衣服下十分丰的身体。

 我努力显示出一副美在前而巍然不动的神色,装模作样地往旁边挪了挪。也许我的演技太真了,也许她只是被雨淋得够呛,没有多考虑,她就在我旁边蹲下来。“你淋到了。”她看我一眼,道“过来点吧。

 "一点也没有犹豫,我贴到她旁边,仔细地打量她。大概三十岁左右,容貌姣好,她曲腿坐着。

 用手拉拉前的衣服,我只感觉一股人的气息飘进我的血里面,刚刚有些软化的又一次坚硬起来。“都弄了。”她抱怨道,似乎是把突起的部要展现在我面前,向我

 “好难受啊。”她居然贴着我的耳朵轻轻地撒娇道,没想到真的是天公作美,送给我一个如此动人的美人儿。我不由分说,双手按住了一对房,尽情地捏起来“真是心急啊,”她有点离起来。

 “先把衣服下来啊。”速度掉衣,她的一双浑圆的房颤动着,抚上山峰,红豆头渐渐变得坚硬,她用舌头着我的脸,口中发出人的呻声。我把师母教给我的方法一一施展在她身上,她的下面润起来,沾了我的手指。

 能忍这么久真是奇迹,二话不说,我起身子,提刺。没想到我还没下,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支起身子勾住我的,把壶在我的上胡乱地摩擦,她的身体摆动地越来越厉害。

 最后一把抓住通红的铁,她整个人趴在我身上,进入了她的小。没想到她这么主动,果然够的,身体前后移动,合出已经深深进入她的,缓缓地进出着。

 两颗头在我前划动,长发上的水珠低落在我脸上。她的叫声很响,很人,动作开始加快了,我箍住她的肢,跟着她的动作运动着,配合她一进一出,偶尔用力地顶她一下。

 看着一对吊坠的房如此剧烈的晃动在我面前,身上布满了漉漉的体,我努力地闭上眼睛,强忍着下面的快,把精神集中在我的丹田之上,我看到真气在那里动,平和安详,循环不止。

 对于这样的想象我真是十二分的纳闷,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我从巨大的快中挣脱出来,返回到一种虚无宁静的状态?她高了,热淌过我依旧坚硬的口溢出来,她趴在我身上,娇盈盈。

 我轻轻在她泛滥的巢里顶了一下。“还是这么硬啊,好厉害。”她娇媚地向我看了看,道。

 “这次换我吧。"说完,把她在身下。她自然地分开‮腿双‬,感到下体又一阵紧缩,那个坚硬的体开始迅速地摩擦她的,无法控制的爱又一次源源不断地渗透出来。

 一旦放开了念,快来得如此地强烈,那一股真气憋了许久,终于还是抑制不住淌的冲动,在她似乎疯狂的最后一声喊叫声中,她又一次将高的热薄在我的上,长吼一声,滚烫的体淋漓尽致地出。  m.cAOmXs.Com
上章 静静的世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