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孽缘录 下章
第三章
 爸爸的手在小王芳的眼里就是一双魔手:它会一会轻一会重地在小王芳的股上游动,总是让她感到非常舒服。

 爸爸有时会把两个股蛋用力地扒开,用舌头里面的小眼。这时小王芳股又痛,眼又,她便嘻嘻笑着躲避爸爸的魔手与怪舌。

 而爸爸就会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把脸上的胡子擦蹭在她的小股上,并开心地笑着。然后再把她抱在怀里边亲她的脸边她的身子。

 只要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爸爸就会跟她玩这个“打股”的游戏。爸爸虽然没有让她不要跟别人说。

 但她因为从未看到爸爸跟妹妹们玩过这游戏,在她小小的心眼里也就把它当作爸爸与自己的小秘密。

 隔三差五就会与爸爸搅合在一起,让爸爸摸摸她的小股,再摸摸她的和背,因为那里嘛!有时爸爸还会摸摸她的地方。

 不过那时她只觉得爸爸弄那里会弄痛。不过,后来她也会让爸爸摸摸那儿。而第一次是在她刚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

 记得那天是5月的一个星期三,学校停电,只好放学生大假。王芳很高兴。因为今天妈妈上班,妹妹要在下午5点才回家。难得又有一个可以跟爸爸独处的机会了。

 随着年龄的增大,王芳非但没有厌倦跟爸爸的小游戏,反而越来越喜欢它了。回到家时还没到午饭时间,爸爸则如愿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爸爸,我回来了。”父亲一脸的惊异:“你怎么现在就回家了?不是逃学吧?”

 王芳撅起嘴:“人家才不会逃学呢!学校停电。别的同学都结伴出去玩了。我好心回家陪你,想给你一个惊喜。你不但不高兴,还冤枉人家。”说着眼泪都快下来了。

 父亲连忙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我的宝贝女儿,爸爸也是关心你啊。爸爸看到你回来不知有多高兴呢!”

 顿时,王芳破涕为笑:“爸爸,今天你冤枉我!我要你补偿我。”亲着女儿的小脸蛋,父亲慷慨地答应:“好,你说今天要爸爸给你买什么?糖果还是巧克力?”

 “不,我要爸爸!”“爸爸怎么给你?”父亲大概猜出什么,微笑着问她。“我要…打爸爸的……”她实在很害羞,有点说不下去了。

 “好女儿,要打爸爸的股啊!”父亲大笑着狠狠地捏了她的股一把。

 既然爸爸已经说出来了,她也就老着面皮:“好爸爸,人家做了错事,你要打人家的股。你做错了,就让人家打打嘛!大不了人家今天多让你玩玩人家的股嘛!好吧?!爸爸让让人家嘛…”说着,黏在父亲怀里一通撒娇。

 大概已快接近发育期,这妮子开始对已经有了朦朦胧胧的感觉。打爸爸股是假,对男人的身体感兴趣想一窥究竟是真。

 只不过毕竟还小,说不出口,其实真正心里怎么想的连她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

 一时口快提出这个“非份”的要求,她心里已经“扑通,扑通”直跳,既怕爸爸不答应,又怕爸爸答应。父亲心里也“咯蹬”一下,心想:“女儿心动了。在继续下去可就…”

 他再也不敢想下去,但内心一种久违了的望像魔鬼一样在催促他:“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千万别错过了,千万千万…”

 他了一下因紧张而发干的嘴,克制了一下翻腾的心,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好…好,爸爸可以答应,不过…不过你要答应爸爸一个条件…”他有点犹豫。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女孩儿的心内也一样的紧张,不过那是在得到她急盼得到的她明知不该得到的东西前的患得患失。

 父亲这时已恢复了平静代之以一种贪婪:“在爸爸给你打股前,你要先把衣服都掉,让爸爸好好跟你亲热一下。”

 在别人面前光着身子不好,在自己爸爸面前有什么呢。女孩用行动代替了回答。看着女儿兴奋的衣服的样子,他的思绪一下子似乎回到了遥远的过去…

 那个女孩,那个与面前的女儿酷似的差不多大的女孩,当年也像女儿现在一样,总是先子再上衣…他想不下去了,子里的男特徵已顶到女儿的股了。

 “爸爸你子里的是什么东西?怎么硬梆梆的?”女儿把股抬了起来把内一把到了脚底下。

 小女孩的小股好像已经变大了,变得更圆润,更洁白,两股间的裂,不再只有白色,隐隐的一条红线透出一股只有小女孩才有的气息。

 父亲是熟悉这种气味的,不仅在王芳的股间,还在过去的一段…回忆只能加剧他的致,看到女儿的上衣在离开她的身体,一个无暇的美玉正出现在他眼前,他简直受不了了。

 但父亲的身份与最后的一线理智在提醒他,千万不要对女儿鲁。女儿慢慢地转过身来,看得出她非常的害羞,毕竟第一次在浴室以外的地方赤身子。

 过去与爸爸的游戏仅仅只是股而已。她紧咬着嘴,不敢看她爸爸,声音低得像蚊子叫一样:“爸爸,我好了。”

 他伸手箍住女儿的纤纤细,仔细打量着女儿细的身体。女儿的脸涨得通红,眼帘微闭在不住地颤动显得格外紧张。

 口的一对蓓蕾明显地开始增大了,只是晕还是娇人的红;圆圆的肚脐下,平坦的小腹直通到人的三角区;那里还是寸未生,一道细直透内里。

 “爸爸,别这么看人家。人家不好意思嘛!”女儿的羞涩更添了他的趣,父亲一把把女儿拉到怀里,低下头就往女儿的上吻去。

 女儿眼睛睁得大大的,她从来也未尝过这种滋味。她在口腔中惊慌地应付着爸爸的到处钻的舌头,但从未尝到的一种甜蜜的感觉却使她浑然忘却了爸爸的两只手在她的口与腿间的地在疯狂地

 嘴与嘴分离后,爸爸用满意的笑容看着她。她用离的目光看着爸爸,口中发出令父亲消魂的:“爸爸,我怎么了,我怎么感觉好怪好怪…”

 “乖女儿,爸爸弄得舒服吗?”爸爸的手指捻着她的头,手掌在她的小小的房上。“这里是很舒服,就是我小便的地方,爸爸弄得我好难受。”

 “是里面吗?”爸爸不怀好意地问,那一只手更放肆地拨开女儿的两扇从未打开过的大门,探进去拨弄那一粒珍珠。

 “里面好,啊…好难受啊…”女儿的身子在不停地扭动,更增添了室内的糜的气氛。父亲忍不住了:“乖女儿,来,到你上去。”

 他抱着浑身瘫软如泥的女孩的娇小的体,向隔壁的女儿的上走去。把女儿放在上,他开始衣服。女儿朦胧着眼看着父亲:“爸爸你在干什么?”

 “爸爸衣服给你打股啊!”女儿忽然看到父亲的下多了一雄赳赳的东西。她好奇地伸手:“爸爸,你这里好怪啊,比我们女生多了东西,我可以摸摸吗?”

 “当然可以,爸爸身上的东西就是女儿的东西,女儿身上的东西是不是爸爸的呢?”爸爸把那东西送到她眼前,爱怜地‮摩抚‬她的头发。

 她握住那东西,细细地把玩,还把它往脸上贴了贴:“好热啊,爸爸的东西真好玩。我是爸爸生的,我身上的一切都是爸爸的。”她一边说一边把爸爸的包皮翻上翻下。

 “真好玩,我要亲亲它。”说着就把嘴凑了上去。  M.cAOmxS.Com
上章 孽缘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