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
第20回 全文终
 我扶着她的身开始缓慢的送,表姐就像快要没顶捉住浮木一般,全身死命的在我的身上,开始哭泣…,随着我的动作加速力量加大,表姐的反应也随之加剧,最后在我一阵猛力冲刺下,表姐就全身一阵颤抖,原先依附在我身上的四肢先死命夹紧后就整个瘫软了,并放声大哭,她又再次达到高

 我这时开始骂道:你哭什么!我死你!我死你这蹄子!

 表姐这时好不委屈的说道:人家受不了你的大,你却这凶的骂人!

 我轻问她道,你是不是疼得厉害,为何一直哭着,她这时犹如雨后梨花,脸红的说着,人家是心里伤心但又高兴这才哭的,天呐!我真是听不懂也搞不清,她究竟是疼还是得不行!

 我且不去管她,又翻转她的身子让她像‮狗母‬般趴着,我扶者那仍然坚硬如铁炮的大,深深的再次入她的道,过不多时,她又细声的哭了,但这时她的哭声却得我想欺侮她,我脑海里又浮现姨夫强暴大姐那一幕,当时大姐不也在哭吗,惹得我出我那坚硬的大,翻开股顶入她那细小的眼内,表姐大吃一惊,疼得跳了起来忙说:错了!错了!

 我也不理会,抱紧她的身子,不让她挣脱,一面执意的将坚硬如铁炮的大入她的眼直抵门的深处,表姐这时哭道:狗子!你怎到人家的股里,那儿是大便的!好疼!

 这时我就是不理会,并只一昧的送,起初她那门及一圈圈的大肠壁将紧紧箍着,送间都十分困难,可过了一晌,感觉她大肠内渐多,我的送也逐渐加快,虽然眼的紧实的程度要较道强得多,可我的送也更卖力得多,这时已不见表姐她再喊疼,只是一昧哭着,我一面奋力送边骂道:死你!死你这眼!

 我的手一刻也没闲着,一会捉紧随我送而不断跳动的双,一会又将手指入前面的道内弄,我可清楚感觉隔着薄薄一层粘膜,那大正在表姐的门内不住的逞凶,后来听到表姐的肚子一阵轻响,她那大肠壁开始大肆动,这时表姐大哭道:狗子!我要死了!我要被你死了!

 这时我背心感到一丝凉意,就将离她的眼,也不加以擦拭,强行将它到表姐的樱桃小嘴直贯入喉道里,并作最后冲刺,一会儿一股热烫的,全数入表姐的嘴理及喉道中,使得表姐不住的乾咳,泪水都了出来。

 表姐这时整个人曲卷着放声大哭,我这时只有自背后将她拥着,不住的安慰细心的赔不是,表姐哭道:我已是没了亲人的,你还这样欺侮我!

 我紧拥着她说:我就是你的亲人,我会一辈子照顾你,呵护你!

 表姐这时情绪已较平伏,仍然泣道:你要我也罢了,怎么还到人家股里,那儿是大便的!脏的!

 我这时什话也不说,只是抱着深深的亲吻她,最后两人的身体和舌头整个慢慢绕合在一起,有这亲关系后,表姐整个人也变得无限娇柔温驯,我这时问她今天我俩在好时,她为何一直哭着,她说自小就爱哭,不论是伤心或着兴奋都可能哭的!

 所以今天有时是疼得哭了,有时是遭到未曾经历的刺不由得哭的,女人!女人!可真教人无法捉摸!

 【全文终】  M.CaoMxS.cOM
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