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
第17回
 我心里大吃一惊险些落马,急急说道:二姐对不起!我以为你是大姐,我二姐率的说道,都怪你们前每晚在我面前上演活宫,大姐她那人的叫声,叫人听了受不了,我讶异说:二姐你不是都睡着了吗?

 她出狡谲的笑容说道:我是装睡的,我骂道:二姐你真有耐心,我可要惩罚你,我开始轻轻的送,二姐刚破了身子,频频呼疼,可在我加速动下,二姐就连珠般不断的呻,也不知是呼疼或如她描述大姐那般舒服的叫声,说实在二姐个性比较容易激动,所以较快达到高,她高来时情绪更是不加收敛的,也不管是否会将大姐吵醒,当她获得数度高后,舒服躺入我怀里腻声说道:狗儿!你老实告诉我,大姐和我,谁较能得你心,我说这事儿可没法子比较,两人我都喜欢,二姐虽不满意,也无可奈何,说声道:小滑头!当时她刚满十五岁。

 她后来再细声问我,入大姐眼中是何滋味,那忒的家伙进到娇小的眼里,大姐不是要痛死了,可见那晚她所撞见的一幕对她内心已造成巨大的冲击。

 本来在学校是有教导男、女器官方面的常识,教科书中那门是用来排便的;此外我们家太小,孩子又多,二姐无可避免很可能暗中曾发现父母行房的情形,所以对男女之间并非完全懵懂无知,但作梦也不想不到竟然也可以门的,对我那忒进大姐娇小的眼一节充满好奇。

 我只好源本告诉她在姨夫家中的发现,二姐骂道:狗子,你真坏!净学那恶人的门事儿!

 我那子经她一说一拨,立刻又像吹足了气般弹了起来,我气的问她,二姐!你可要试它一试?

 二姐羞得满脸通红道:我才不想昵!

 我哈哈一笑,内心则说:再说!再说!

 心里更盘算怎么才能将大、二姐两个不同个性的人同时搞在一起,最好能同时进她们的眼里。

 终有一晚我凶大发,将二姐彻底给“”灭了,起初二姐尚能一来一往与我放对,她那叫声从平板到水板,最后就完全不成调了,只能苦苦求道:狗子!狗子呀!二姐要教你活活给死了!

 我向大姐那儿望了一望,这一阵的天摇地动,我想大姐应该是醒着的,只是大姐向来体贴温柔,不愿教我和二姐感到羞愧,一昧装睡。

 当下我就向二姐表示,何不另外求救兵,二姐稍作犹豫即慨然允诺,她就是这乾脆个性,我就先将灯光打明,并将大姐喊起,大姐眼泪不觉了下来,一则这场面颇为羞人,再者自己命苦被姨夫强后,因缘和三弟有逾越的关系,怎么自己那美丽清纯的二妹也让狗子给上了,她不是不舍与二妹“分享”而是不舍女人一生中最珍贵的,况且娘临出门时谆谆告戒要自己妥善照顾弟、妹,但却照顾成这般田地,不由让她悲从中来,不能自己!

 我只有将她轻轻拥着,轻声安慰,二姐也说是自己愿意的,但也无法稍减她内心的愧疚。

 二姐知道大姐脸皮薄,向我使了个眼色要我先出去,过了一晌二姐探头叫我,我由她的眼神就知道事情已经搅定了,当我推门进去,发现炕上两个玉人比肩而卧,仅出头颈,大姐这时情绪已见平伏,并含羞默默的望着我,只是接触到我的目光,仍然低头回避,二姐她则带着鼓励眼神望着我。

 我的心情一阵大好,就从她们中间棉被的下摆钻入,双手顺势略过她们的口,这是以前我孩提的顽皮作为,也必将换来一阵粉拳,此刻我却查觉她们未着寸缕,三人不觉互拥在一起,但觉一室皆

 我先向二姐使个眼色,转头将大姐紧紧抱着说,大姐!想煞狗子了!

 大姐这时也鼓着勇气回道:我也念着你紧昵!

 我激动的深深吻着她,直到她抵手滑足快透不过气才愿松口,同样,我也掉头吻向二姐,她则热情回应,似仍嫌意犹未尽。

 一阵热吻后,我为表示不忘旧人,首先向大姐示爱,大姐心里高兴却羞红脸的拒还,毕竟她已识男女情事,况且先前二姐的叫声,早将她内心深藏的情唤醒,不能自己,所以经我挑弄,她也顾不得少女及大姐的尊颜,随我双手在她全身游走,开始不绝的呻,直叫人闻之不觉销魂,二姐这时又在旁敲侧击,更使大姐无力抵抗,似乎对她那双玉有着无比的兴趣,很快的,在我的呈凶下,大姐就了身子,她带着无比陶醉及足的神情望着我,要我转身“侍候”二姐,当我在二姐身上勤耕耘时,她开始拉起嗓子诉说她的舒畅,四肢也毫不保留的扭动,大姐这时只敢脸红并好奇的在一旁瞧着,从来不敢触碰二姐的身子,二姐获得足后腻着在我耳边轻声说:我想瞧你大姐的眼,我则羞她说:不害氉!一个姑娘家,怎么眼!眼的!

 惹得她脸红不依并细声对我说:狗子!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俟大姐休息过气来,让她像‮狗母‬般跪爬在炕上,我在后面搂着她那益成的细白股,不断用大猛力的入她的道中,口里并开始野的骂道:我死你!我死你这小‮狗母‬!我死你这!并用力在她的股上拍打,大姐是羞红了脸,二姐则颇感新鲜不一会,大姐又再次达高,细声的哭了!

 我见机不可失,抱紧她的股,开始用舌头在她的眼上弄,大姐又哭又叫不依道:狗子!那脏的!二姐在旁,你要羞死人了!

 二姐这时一旁双手捏弄着大姐的双,一面说:大姐你这身细皮的,可我见犹怜呐,大姐遭受双重刺一时不知该如何应付,我提起抵着她的眼,顶着一发力就刺入一段,大姐这时像中矢的小兔子一般,哭着扭动身子,我那双手伸到她前面窒口内外不断挑弄,二姐也大肆在那双上作文章,大姐受此刺稍一分神,我就奋力一贯到底,并开始加速驰骋,大姐初时还不住喊疼,但随我送加快加重后,反由不适中感到一股异样的刺,这刺不断的扩大,终至将她逐渐淹没…

 二姐则对随我那进出将大姐的不断的带出翻转感到兴趣,整个人也跪在一旁细细的观赏,看到深处,手指不觉在大姐眼跟接合处及自己的眼轻轻‮弄抚‬,虽感刺异常,但也实在没有勇气伸入。

 最后大姐已确实不行了,整个人已瘫趴在炕上,我这时突然掉头将二姐的股夹紧,狠狠顶向她的眼,虽说二姐天不怕地不怕,这时也大力扭动不从,毕竟从来以为排便的地方,要被忒大的刺入,她实在也没有勇气来尝试,可我这时候脑中只浮现姨夫强行将巨入大姐眼的那一幕,发我内心无比的兽,也不管二姐的呼疼,坚持的将大狠狠刺入她的眼直达大肠的深处!

 二姐初时感到疼痛不已,直呼死了!疼死了!

 后来随我的送,感到大不断紧紧的挤肠璧,就像便秘般肚子涨得慌,但随我的回,却又感到终得排便那般舒,这是二姐事后告诉我的。

 我的动作加速,她的感觉也随着加剧,到后来不觉大声叫,大姐这时已逐渐回过神来,看到这一幕不张大眼睛,一刻也不肯稍移,我这时野的骂道:我死你!死你这小‮狗母‬!死你这眼!

 并大力拍打她的股,惹得大姐又羞红了脸,因为前一刻她也同样被我这般大力的狠眼,二姐这时整个人已陷入情的洪中随波逐,完全听不到我的骂声,我鼓力作最后的冲刺,并将狠狠入她那大肠深处,二姐这时失神的引泣,这是从未有的现像,良久,她这才叫道:狗子!你的我狠了!你死我的眼了,我轻拥着不住的安慰她,这时大姐也靠了过来,满室皆。  M.CaOMxS.com
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